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440|回复: 0

84.安顿,残破的冰霜埋骨之地,圣旨(5K大章-求订阅)

[复制链接]

56

主题

56

帖子

190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90
发表于 2021-4-6 10:55:2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84.安顿,残破的冰霜埋骨之地,圣旨(5K大章-求订阅)
一顿平和的家宴之后,三女连同三个孩子算是彻底安顿下来了。 爱*好*中*文*网大娘宋南青,是忘忧岛上一个隐世山庄的庄主之女,儿为夏治。忘忧岛是一个在地图上不会标注出来的岛,在大虚的内陆海洋之中。二娘苏檀,是一个普通世家苏家的家主之女,儿为夏尘。苏家,坐拥大虚可排前五的商团“南北商团”,家族很是富裕。三娘柳音音,是江湖势力十二连环坞总瓢把子的女儿,女为夏雪。十二连环坞总瓢把子,以一手五虎断门刀闻名江湖,平日和修士界没什么交集。这三女被封为太妃,住西宫,享荣华富贵。而夏治,夏尘,夏雪则是被安排入了上书房读书。教导的老师是一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。这也算是给这三个孩子恶补一番基本功,以免日后路子过野。除此之外,夏炎还对三个孩子直接开放了皇宫的藏书阁,亦即曾经唐公公守着的那个小书阁,以及寻了王嫣然来教导这三个孩子修行灵修之法。王嫣然也是无语...她是真没想到自己还没碰过夏郎,夏郎却已经有了这许多孩子了。当年的情深深雨濛濛,还有自己心心念念的痴情...结果都是假的...王嫣然心底非常无语。然而,此时的她也没有其他路可以选择了,她只能死死地和夏炎绑定在一起,更何况...她明白夏炎的恐怖。......虽然这六人安全入宫,并且安顿了下来。但是,先皇回宗庙的仪式却依然没有可以启动。因为皇后还派遣了使者去邀请各方藩王。待到夏家血亲齐全后,这仪式才可举行。......夏炎处理好这些事,就回到了观景亭。阳光刚好,深秋的树木枝丫已如灰雾,在这金色的风里抖动着。皇宫的千宫万殿,呈现出一派祥和安宁之景。而小亭子里,却和这景象的风格格格不入。白衣判官垂着一双灰白的大袖,若是永恒地发呆看着远方,给人一种悚然之感。夏炎到来后,白衣判官便更是挺直了腰板,要给来“查岗”的主上一个好印象。轮椅渐渐沉入地下,进入到风雪秘境。夏炎看向一位青年男子。那男子裹着玄色长衣,看似正常,然而却因为血色过好,而显出一种温暖如春、双颊泛红的诡异感。这男子名为巫恒。之前,是崇拜荧惑的“红衣司祭”。如今,在夏炎花费2枚灵脉之心后,已经成了“血河行者”。提升前,他的境界是51级。提升后,境界是63级,然后压制到59级。巫恒本是站在风雪里,温暖如春地诡异笑着,看到主上莅临,便是急忙赶来。夏炎淡淡道:“我们接着刚刚的话题,把你所知道有关奴国入侵的一切,都说与我听。”巫恒此时的状态很怪,他清楚地知道自己过去做的一切,也知道自己曾经很崇拜荧惑,但现在...却觉得荧惑就是个屁。他开始原原本本地把事情道来。夏炎边听边问,很快弄明白了情况。战事的起因是奴国七曜尊者得到“神谕”。神谕说北方存在着亵渎神灵的魔鬼,而需要发动圣战。于是七曜尊者遵从神命,开始入侵大虚王朝。这就是全部过程。至于“神”究竟是什么,或者到底是否存在,巫恒也弄不清楚,他虽是红衣司祭,但距离七曜尊者还隔了大司祭。也可能这只是七曜尊者自己想攻打大虚王朝,所以假借着“神谕”之名,开始行动。毕竟,再怎么不合理的要求,只要是“神”说的,那就是隔了一层膜,就变得可以执行。有关进攻,奴国也有许多计划。如今的计划,只是在试探期。试探期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:传七曜神教,散播谣言,引发内乱;抢夺皇家宗亲以为货物;联盟大虚王朝本土宗门,强的给予好处,弱的视情况吞并或屠灭;陈兵边境;劝藩王割据等等等等...这根本不是一个人的谋划,而是七位拜星君王,连同白衣司祭、红衣司祭、大司祭的谋划...至于七曜尊者,则是高高在上,根本连动的意思都没有,除了荧惑尊者。百度-搜索爱好-中-文-网荧惑尊者之所以动,巫恒隐隐约约知道一点儿情况...似乎,前段日子,萤火尊者突然收到了一封信。......“太阳,太阴,荧惑,辰,镇,岁,太白...此谓七曜。”“还有所谓的神谕嘛...”夏炎喃喃着这些词。他从巫恒的描述里嗅出了一股狂风暴雨将至的味道,这浪潮叠叠堆高,遮天蔽日,从遥远的世界而来,而浪潮之后推波助澜的那些身影,却犹是未知,难以窥见。幸好...他看敌人神秘莫测。敌人看他,应如是。......“既然多了巫恒,那么开启封印盒子的计划该可以执行了。”夏炎心底思索着。而想起了“开启封印盒子”,他便是心有所感,视线一转就看向了望山君那边。那位比金身牛头虽略差一些,但却有的一拼光头巨汉正在一个“小巧的茶几”前坐着,面前的茶几摊了张纸。纸上写着“主上”两字...显然,望山君想和自己沟通。夏炎通过心灵,患上白癜风的老年患者忌口问题有什么呢直接问道:“山君,有什么事?”望山君得到回应,一双凶眸缓缓睁开,对着面前的空气沉声道:“启禀主上,有两件事。其一,最近有些修士在打云清山主意,他们似乎觉得我们新占据此山,就好欺负,甚至还有些修士在山下打伤了我鬼修弟子。这一点,某很难理解,难道他们不知道我们屠戮了太虚仙宗,还敢如此?此事,或有推波助澜。推了一波傻子来找茬,然后想要窥探到一些隐秘预防牛皮癣加重的小窍门。山君不敢擅作主张,故而请示主上。”“第二件呢?”“第二件,乃是我鬼修一脉的宗门之名...虽说兄弟们各有主意,但我总觉得宗门名字并不是小事,或代表未来气运,故而还想请求主上赐予。”夏炎坐在秘境风雪里,托腮想了一会儿道:“山君啊,第一件事,你该怎么做怎么做,不是有九曲黄河大阵在吗?”“属下明白。”“第二件事...唔...”夏炎想了想,觉得自己关于“地上诸国学子宫,地下浩然正气宫”的计划想要实施,可谓困难重重。但,总部没开,可以先开分部。于是,他道:“山君啊,宗门的名字就叫...浩然正气宫——云清山分部,怎么样?”望山君惊的一个激灵,猛弹起来。旋即,他察觉了自己的大不敬,虽说他看不到主上,但他却知道主上在时刻注视着他,于是急忙道:“属下...属下是太激动了。这...这名字,太好了。”夏炎本来还有点不放心,觉得“浩然正气宫——云清山分部”这个名字有点儿飘,但现在得到了望山君的肯定,他觉得还行。想了想,他道:“山君啊,我的意思是...即便身为鬼修,也时刻要提醒自己要做正义之事,不可为非作歹。我西南一脉三万鬼修,吸的是鬼气,修的是鬼术,但不能做鬼事,明白吗?”得了牛皮癣该怎么办“明白!”望山君本来还想小小地提一下建议,但看主上已经说到这份上了,便是决定把心腹们,还有另外四位五重天鬼修一个个约来谈心,和他们讲明“浩然正气”这四个字的意思,然后再推进这宗门之名.........夏炎见望山君很忙,就打消了让他来皇都协助开启盒子的打算。何况,这里除了庞吞虎、白衣判官,还多了个巫恒。他心底思索着计划:——我可以在风雪秘境里打开。——无论这盒子里是什么,它都不可能从出口离开,因为出口是我通过神秘区域封锁着的...——即便失控,我也可以动用大量灵脉之心,而临时激发出【封禅无常阵】的力量,用大阵之力去“说”服它不要乱动。思绪既定。夏炎立刻行动。他和三名部下讲明了之后,四人便是站到了观景亭中。夏炎的余光扫了一眼远处,只见太监宫女侍卫们各司其职,各自忙碌着,而呈现出一种平和的皇宫日常景象,别说神鬼了,就连修士距离他们都是异常遥远...而这亭子里,却完全是两般风景。夏炎缓缓取出了火山岩盒子。这是个40盒子,封口处贴着一张火红色的符箓。夏炎沉声道:“下一秒,我会把盒子里的一截指骨,移动到亭子之下。无论它是什么,合力将它打入风雪秘境,然后制服它。”庞吞虎,巫恒,白衣判官呈品字型站立在一个角落,蹲在一个空地前,而这个空地就是主上指定的“指骨出现地”。此时,三者见主上严肃,也纷纷点头,慎重无比。夏炎目光眯起,倒数着:“三...二...一...”“一”字才落定。他利用“神秘区域内,自己能让一切物件进行空间移动”的原理,瞬间将这盒子里的东西挪了出去,出现在了两名人间巅峰、一名人间顶级强者的包围圈中。说时迟那时快,庞吞虎了看也不看,灰金色的大手带着地崩山摧之势,直接压顶,恐怖的力量覆笼此处,管你是什么,这一巴掌下去,肯定得老实。巫恒刚成为主人部下,如今是第一次出手,自然也想表现一番,此时,巫恒见到身旁老兄如此凶猛,便是很稳妥地打个辅助,他十指作“抱瓜姿态”,微微拉开,躯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“吱”地一下就憋了下去,同时,无数鲜血直接从他毛孔里渗透出来。鲜血化作一个螺旋状的旋涡,直接包笼在了那片区域之外,将庞吞虎和那东西都覆盖在其中。对于血河使徒来说...他的本体其实就是血液,而身体?不过是本体的皮囊罢了。另一边的白衣判官,并没有这两人可怕,而且他的方式也并不是庞吞虎那般凶猛的直接攻击,此时,他宽袖飘女性为什么比较容易患上白癜风飘,如同一个真正的幽灵,在这“血罩”之外旋转不息,这算是打支援了。轰!!遭到了特殊待遇的指骨才一出现,就被巨力轰入了亭下的风雪秘境里。巨大的响声则被神秘区域所湮没,而未曾传出去。至于庞吞虎轰碎地面时,其实并没有地面...夏炎早就把那一处的地面挪开了。此时,他隔着水波般的“一层膜”,看向脚下。那一节指骨正在自由落体。而落体地过程中,拖出一道肉眼可见的冰霜“彗尾”,竟是意外的颇为美丽。下一刹那。啪!指骨落地,显出其模样。那是一个惨白色的尖爪,其上密布着幽蓝扭曲的纹理。而随着指骨落地,秘境里的风雪竟忽地增强了。庞吞虎这才抬起手,他眸子里闪过些得了牛皮癣的危害严重吗微的愕然,只见他蒲团般的大手上竟已凝结出了一层薄薄的冰霜。夏炎斜瞥了一眼,眉头稍稍皱了皱:这根指骨,竟是严寒如斯...究竟是何等生物,或是何等意外才能产生这样的东西?这个世界的水果然很深。他随口问:“老牛啊,感觉怎么样?”庞吞虎也没想到就刚刚那短暂的接触,自己手掌居然会结霜,听到主人问话,这才挠了挠头发,尴尬道:“大意了。”夏炎瞳孔稍稍紧缩。金身牛头这种人间天花板战力的存在,可不是那么容易的“大意”的。他看着那落地的指骨,只见秘境里的风雪受这指骨牵引,竟是越发凛冽,从原本的风雪,变成暴风雪,而且气温似乎还在下降,大有一副要将这里改造成生命禁区的模样。他凝视了刹那,看着那可怕的指骨,心中思绪如电。——不能再等了,必须试一试。——我的左手可以神秘化一切事物,即便遭受极度严寒的攻击,也可以将之神秘化。——只要,是我左手触碰到它。他俯瞰脚下风雪秘境。如今的空间架构,层次如下:外面:【正常的皇宫】处于独立神秘区域:【直径约五十米的观景亭】区域之下:【风雪秘境】因为隔了一层“膜”的原因,亭子里并没有那么的森寒。他心念动了动,而秘境里的仙鬼得到主人的旨意,便是飘然而至,然后伸出腐烂惨白的手抓起那根指骨。咔咔咔...仙鬼竟是直接被冻了起来。整个躯体咔咔地走了几步,就冻僵了,维持着抓着指骨的模样。夏炎知道仙鬼没死,这东西和秘境是一体的,秘境不毁,它不灭,即便粉身碎骨了,过段时间就又出现了。他几乎没有丝毫停顿,继续道:“老牛,你穿着黑天衣下去,抓着那指骨日光浴可以治疗牛皮癣吗送到亭子和秘境的交界处。”庞吞虎二话不说,一裹黑天衣,魁梧的躯体如流星般轰落风雪秘境,然后爆喝一声,双手就抓向了那指骨。这一抓,他身子就打了个寒颤。娘皮的,真冷。然而,也就是感到冷而已,这才准备好了的庞吞虎可没有大意,何况他还有辟易五行的黑天衣。这位光头猛牛遵从命令,抓着指骨,送到了交界处。夏炎毫不犹豫地从亭子里伸出左手,五指张开,灰雾弥漫之间,可将下一刹那将接触到的一切变得神秘化。这个过程甚至跳过了“决定”这个步骤。夏炎是铁了心,不计一切代价都要把这东西神秘化看看。因为,这等东西显然是一个更高层次的隐秘,他是必须要了解的。既然必须要做,那么何必瞻前顾后,犹豫不决?五指瞬间压下。直接贴在了交界处的指骨上。灰雾弥漫,将那一小截指骨密密包裹起来,似乎正在孕育着什么。神秘化结束了。同一时刻,庞吞虎觉得手里那冰坨坨似乎没那么冷了。夏炎感觉了一下自己的白发数量,似乎只增多了四五百根,他心底稍稍舒了口气,然后吩咐道:“放到秘境的西方去。”“是!”庞吞虎应了声,直接去执行了。而冻结的仙鬼,身上的冰也缓缓融化了,那位幽灵般的剑客,抖开斗篷上的碎冰屑子,继续在这片大地上徘徊。直到此时,夏炎才开始消化刚刚的信息。——你神秘化了“一截凝聚着神明冰元气息的未知存在指骨”,得到【残破的冰霜埋骨之地】【残破的冰霜埋骨之地】,代价一百枚灵脉之心【作用1:将足量的骨头埋入其中,或许你能收获惊喜】【作用2:历经悠久岁月,这根骨头所蕴藏的力量过剩,正在孕育着什么,你无需埋下骨头就可以额外收获一次惊喜】“惊喜?”夏炎稍稍有些期待。但同时,他打消了现在释放那“活着的鳞片”。首先,那“活着的鳞片”显然比这指骨更危险。其次,这指骨不能动,已然如此麻烦,而那鳞片是“活”的...他没有把握。那就先放着吧。此时,庞吞虎已经把那指骨放了下来。在灰雾的包裹下,那指骨开始了某种“膨胀”...宛如一只即将“化茧而出的某个恐怖东西”。夏炎凝视半晌,传音给远在云清山的望山君道:“山君,搜集一下之前屠宗的尸体。这一次...多碎的尸骨,我都要。”......此时。天马所载的皇都使者,已经到了大虚王朝的山南地带。这山南地带的藩王,名为龙凡。他虽姓龙,但却是流着夏家的血。他是老皇帝兄弟的儿子。那位按辈分该是夏炎叔叔的男子,有好几个儿子,其中只有他一位跟着母亲姓龙...可偏偏就是他成为了藩王——山南王。很简单,因为山南地带本就是一个庞大利益群体的集合,而这个利益群体的“盟主”,就是龙家。龙家所在的府邸,又被称为龙王府。天马飞辇缓缓落在了龙王府中...使者一振袖袍,抓着圣旨刚下飞辇,就听到诸多密集脚步声从远传来。府邸的各个回廊,巷道里,道道人影如黑蛇“游”过,很快就出现在了空挡的庭院里,若黑蛇盘身,将使者连同飞辇围了起来。刷刷刷!一把把闪烁着金属光泽的疾风连射弩抬起,对着中央。使者心中一悸,抬眸看了看四周,强压着心底惊慌,高举起手中的圣旨,大声道:“山南王,接旨!!!”然...良久,未有动静。使者面色镇定,但背脊已经起了一层白毛汗。而就在这时,远处终于有了动静。那是得意洋洋的哈哈大笑声。声音里,似有说不出的欢乐和嘲讽之意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跑狗图每期自动更新2020 跑狗图每期自动更新one动更新解 跑狗图每期自动更新2018

GMT+8, 2021-4-19 04:03 , Processed in 0.109200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